音乐学网,记者,星期,慈善,天赋

高中物理有几本书,工作后,你一年大概读几本书?一般读什么书?


时间:

今年是我工作第8年,读书呢分两个阶段,前6年和最近两年。前6年读的书,除了教材外,大概一共读了70来本。平均下来一年10来本,不多,看的很杂,大多数是按照自己的兴趣爱好来的。

大概在2017年中的时候,忽然就想让读书有规律,有产出,就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每周一本书,每本书写一篇书评(那时对书评的定义很随意,现在看着就是读后感和读书笔记)。那时也只隐隐知道自己想读一些提升自我能力的书,实质上还是没有所谓的读书主题或者系统。所以,也很乱。如图。



到了这一年末的时候,有幸跟着鼹鼠的土豆,土豆姐学习写作。在读书方面的有了很多的心得,单说在读书方法上就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比如,我以前读书喜欢回读,跑神,阅读速度慢,理解力也很一般。加上电子书和从图书馆借的关于教阅读方法的书读了7-8本,照着书上的方法,一点点改进,现在每月至少能读个7-8本书。今天到现在大概读了60本左右,具体也没数。

此外,还体会到了主题阅读的重要性。现在看的书基本是按照主题来列的。比如,最近我想了解并提升自己在亲子书籍方面的专业度,就找朋友要了个书单。如图,只是一小部分。



最后,我认为,其实工作后一年能读多少书,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们要知道自己读书的目的。就像土豆姐说的,读书的目的不外乎三种,收集信息,消遣,获得知识。如果我们仅仅是消遣,最不用考虑其他的因素,只要是好书,感兴趣的书就好了。如果不是,那么就要想想自己的是想获得哪方面的成长,是沟通?管理?文学修养?科普?历史?理财?思维?还是什么。确定好了以后,只要把这个领域的书,列出来一个书单,挨着读,读完总结,实践就好了。

不过要注意的是,不管是处于哪一种目的,我都建议要选那些口碑比较好的。口碑好要怎么看,并不一定要看书的销量,可以在豆瓣上,在知乎上看看这些书的评价,或者到图书馆看看书的再版情况,翻一翻是不是有真货,不然书买回来,就费时费钱费力了。

我很少工作,从90年代初期初中毕业不再上学后直到现在,加起来可能也只上过七八年的班,因此,可以变通为“踏入社会后,你一年大概读几本书”。

其实要回答一年读几本书是不容易的,长篇小说易统计,读一部是一部,中短篇集、散文集、诗集、杂志期刊就不好统计了,我读各种集子和杂志期刊从没读完过,都是挑着看的,一本书可能从小看到大,还可以不重复,比如16岁时买的《现代散文鉴赏辞典》和22岁买的《世界小说传世之作100篇》,我到现在还没看完。另外,在网上阅读的文学性内容、朋友要求读的原创作品、自己编刊校对时阅读的每期刊物,这些都不好统计。

如果非要做这个工作,只能大概估算了,那么在80年代,也就是中小学时期,一年大概能读几千万字,因为那时看的武侠较多,通俗小说读起来不费力,《天龙八部》这样的大部头两三天可以读完,而在90年代,一方面因为文学名著需要动脑,另一方面精力变得无法集中,一年能读三四百万字都不容易了,00年代读的更深奥,加上多年放弃文学,远离文坛,比起90年代可能还略有不如,而近年来读书更是一拖二慢三烂尾,很难再读完一本书了,比如福克纳的《八月之光》,不过二十几万字,我看了将近三年才看完,阿斯图里亚斯的《玉米人》读了两年,起初认为是现代派作品比较艰涩,但今年来读《静静的顿河》(四本),女友说你今年能读完这一套就算不错,我还自信满满地说这书非常好读,完全用不了一年,结果到今天一本书都没读完,才读到一百四十多页。但是,可但是,不能因为我一年没读完一本书就认为我真读不完一本书的量,我有不少精力花在了一些浅阅读上了,或者是东看一篇西看一篇,这些东西加起来,应该也能上百万字。

下面来列数一下我不同时期读的都是哪些书。

从尚未入学开始,我一直都在读书,上学时没有自主买书的能力,读的主要是在自己家里、亲朋家里、学校老师那里能找到的书刊,在80年代,读的主要是古典诗词和少量中国现当代文学作品,以及《人民文学》《当代》《十月》《收获》《小说家》《清明》《江南》等等文学刊物,然后是偷偷在街头租书摊上租借的武侠小说。

离开学校后,开始自己买书,早期买的书有《简爱》《红与黑》《茶花女》《静静的顿河》《红楼梦》《家春秋》等名著,贾平凹、王蒙、刘心武、铁凝、张抗抗、冯骥才等人的小说集,以及余光中、席慕容、郁达夫、徐志摩、朱自清等人的诗集散文集。90年代中期以前,买书和读书主要是传统中外名著,或者当时比较著名的国内作家的作品,这类书较为普及,容易买到一些。

1994年左右,在个别集子中读到西方现代后现代作家的少量中短篇小说,从《诗海》中认识到许多现代后现代诗人,于是从那时起,开始关注和搜集现代派文学作品,90年代里,购买并阅读了卡夫卡、福克纳、萨特、加缪、马尔克斯等作家的小说戏剧,以及叶芝、瓦雷里、里尔克、艾略特等诗人的诗歌作品。同时也购买非常优秀的传统作家作品,如卢梭、巴尔扎克、福楼拜、莫泊桑、罗曼罗兰、狄更斯、艾米莉勃朗特、哈代、劳伦斯、屠格涅夫、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德莱塞、海明威、歌德、茨威格等人的小说,莎士比亚、萨特等人的戏剧,散文则有鲁迅、周作人、张承志、余秋雨、史铁生、巴乌斯托夫斯基等人的集子。

90年代读得更多的是杂志期刊,那时候期刊发达,县级行政区域内基本上都有不少书店和书报杂志亭,从93年左右开始,我基本上每月都会去书报摊定期购买几种杂志,如《诗刊》《诗神》《星星诗刊》《诗歌报月刊》《小说月报》《散文》《散文选刊》《通俗歌曲》《流行歌曲》,以及不定期购买的一些刊物,如《人民文学》《大家》《杂文选刊》《小小说选刊》《散文诗》等。除了两种音乐杂志外,文学杂志现在大概还有留存下来一半左右。

20世纪以来,图书出版业远比过去发达,但期刊的处境却越发艰难。大约从1997年《诗歌报月刊》停刊之后,我就很少再购买诗歌类书籍,也基本上停止了购买期刊,而转向一心收集过去难以买到的一些档次高、手法新、偏冷门的书籍,比如乔伊斯、普鲁斯特、福克纳、伍尔夫、拉什迪、托马斯曼、黑塞、君特格拉斯、穆齐尔、卡尔维诺、萨拉马戈、纳博科夫、约瑟夫海勒、冯内古特、诺曼梅勒、阿特伍德、阿斯图里亚斯、博尔赫斯、科塔萨尔、略萨等人的小说,除此之外,其他文学书籍有欧里庇德斯、索福克勒斯、莫里哀、契诃夫、皮兰德娄、奥尼尔、布莱希特、贝克特、尤奈斯库、迪伦马特、王实甫、汤显祖、孔尚任等人的戏剧,茨维塔耶娃、斯蒂文斯、博尔赫斯、聂鲁达、帕斯、特朗斯特罗姆、昌耀、于坚、西川、王家新、翟永明、韩东、欧阳江河等人的诗歌,梭罗、约翰巴勒斯、博尔赫斯、德富芦花、张岱、沈复、木心、李存葆、于坚、张锐锋、刘亮程、祝勇、周晓枫等人的散文。

除文学类书籍外,哲学、宗教、思想、美学、心理学、文艺学、社科、国学、历史类书籍近十年来也买了很多,如柏拉图《理想国》、亚里士多德《形而上学》、黑格尔《小逻辑》《美学》、叔本华《生命与意志》、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悲剧的诞生》《偶像的黄昏》《权力意志》、胡塞尔《纯粹现象学通论》、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柏格森《创造进化论》《时间与自由意志》、萨特《存在与虚无》《自我的超越性》、罗兰·巴尔特《符号学历险》《一个解构主义的文本》、休谟《人性论》、罗素《西方哲学史》《罗素文集》《权力论》、克尔恺郭尔《非此即彼》、卢梭《社会契约论》《一个自由漫步者的梦》《论人与人之间不平等的起因和基础》、加缪《西西弗神话》、勒庞《乌合之众》、托马斯·莫尔《乌托邦》、弗洛伊德《梦的解析》《精神分析引论》《性学三论与爱情心理学》等;国内则是《易经》、《老子》、《庄子》、《论语》、《孟子》、《荀子》、《墨子》等诸子经典,《山海经》、《搜神记》、《酉阳杂俎》、《世说新语》、《闲情偶寄》等怪力乱神的东西,《园冶》、《长物志》、《林泉高致》、《随园食单》等情趣类书籍,《水经注》、《天工开物》、《齐民要术》、《徐霞客游记》《本草纲目》等学术类、《帝京景物略》、《东京梦华录》、《洛阳伽蓝记》、《扬州画舫录》等风物记述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