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学网,记者,星期,慈善,天赋

约德尔海贼团下架了吗,纳粹德国将军阿尔弗雷德.约德尔为什么会被盟军平反?


时间:

约德尔,纳粹德国陆军一级上将,国防军总司令部参谋长,整个二战期间一直都在希特勒的身边,是希特勒最宠信的几位将领之一。希特勒身边的将军换了一波又一波,可是国防军总司令凯特尔元帅和约德尔上将确是“雷打不动”,一直待到了希特勒和他的帝国灭亡。




战后盟军国际军事法庭逮捕了约德尔,这里有个插曲,起初盟军并没有将约德尔列入战犯名单中,但是苏联一方坚决要求将约德尔加入战犯名列,其中最关键的理由是约德尔在反人道的“政治委员命令(俘虏的苏军政治委员直接处死)”中签字,尽管他并不是这道命令的发起者,只不过是经他的最高统帅部发出的。

最终国际军事法庭以反和平密谋罪、侵略计划实行罪、战争罪、危害人类罪将约德尔判处绞刑,约德尔本人直到死前也没有承认上述指控,他说到“即使在上帝、历史和我的人民面前,我也不认罪”。1946年约德尔被执行绞刑。

6年后约德尔被德国法庭和法国法庭宣判是无罪的,撤销了对他四项罪行的指控。原因是在当初盟军法庭决定约德尔的罪行时,西方的盟国并不同意对约德尔判处绞刑,只不过迫于苏联一方的坚决要求而最终判处了其死刑。1953年随着冷战的开始,西方国家和苏联走向了对立面,加上许多盟军将领为约德尔鸣不平,于是便撤销了对约德尔的原判决,将其改判为原罪。另一种说法是当时联邦德国正要再次组建国防军,为了不引起民众的反感,将发动战争的罪行都推到了党卫队那里,国防军是无辜的,所以身为国防军高级将领的约德尔被改判无罪来撇清国防军同纳粹的关系。

本山大叔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至理名言: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人没了,钱没花完!但对于阿尔弗雷德来说,最“痛苦”的恐怕就是“因有罪而死后又被无罪平反”。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阿尔弗雷德曾先后担任德军最高统帅部作战部部长、希特勒的主要军事顾问等角色;著名的“巴巴罗萨计划”、在纳粹入侵丹麦、挪威等国的军事行动中,阿尔弗雷德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仅凭他的这些头衔,很多人第一反应都会将其归进“助纣为虐”的黑名单中;也是因此,战争结束后不久,阿尔弗雷德就站在了纽伦堡的被告席上。他被指控在战争期间犯有包括协助策划发动战争、反人道等在内的多项罪名;最终被处以绞刑!

1945年10月16号,阿尔弗雷德与自己曾经的上司:德军最高统帅部总长威廉-凯特尔一起被押赴刑场;两人原本希望可以被枪决,但最终还是被行以带有强烈侮辱性质的绞刑。据现场人员透露,阿尔弗雷德临刑前的最后一句话是:“我向您问候,我的德国!”

原本以为阿尔弗雷德死后一切就该尘埃落定,但事件的转折却在他死六年后出现:慕尼黑法院重新审理了对阿尔弗雷德的指控,最终认定其无罪!但人死不能复生,法院唯一能做的就是将阿尔弗雷德被没收的财产归还给他的爱人露易丝。

那么,阿尔弗雷德当初为何会被判处死罪呢?关于这一点,我们不能忽视苏联从中起到的作用!其实在审判阿尔弗雷德期间,同盟国组成的陪审团就曾对最终的量刑尺度存在争议;但苏联却强烈要求将包括阿尔弗雷德在内的德国被告判处死刑。

彼时,站在被告席上的除了阿尔弗雷德以外,还有戈林、亚尔马、邓尼茨、卡尔登勃鲁纳以及凯特尔;法庭当时对他们使用的是美国司法部部长、纽伦堡法庭法官罗伯特-杰克逊倡导的“集体犯罪论”。

根据这一理论,前述人员分别成了纳粹德国各自领域的“代言人”,他们依次代表纳粹空军、工业、海军、党卫军以及总参谋部受审;阿尔弗雷德则代表陆军。需要注意的是:在这些人当中,只有戈林、卡尔登勃鲁纳、凯特尔和阿尔弗雷德被判处死刑;而这些人所代表的部门或武装都曾是对苏联伤害最大的!

但客观而言,阿尔弗雷德并不能算是德国陆军的权威代表,要么是布劳希奇、要么就是希特勒;但布劳希奇只是在战前和战争初期担任陆军总司令,从1942年开始至战败则一直由希特勒亲自担任,前者槽点不多,后者饮弹自尽,所以阿尔弗雷德很大程度上就成了苏联的一个发泄点。

我是军武最前哨!

关注我的头条号,每天带来精彩内容!

    相关阅读